加國新聞


加人羨慕美國較低稅率


[2017-08-12]
卻忽視在本國所享福利

加拿大人可能比美國人繳納更多稅款,但是他們又得到了什麽?即使考慮各種稅收,包括收入,地方稅和銷售稅等,都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論調不同,即:美國人支付的稅收並非全球最高。實際上還與最高定義相比相去甚遠,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 經合組織)的34個成員國家相比,美國人的繳稅水平略低於平均水平。
 
但加拿大呢?鑒於加拿大公民享有與美國類似的社會服務,包括醫療保健,但許多美國人就認為,加拿大人的稅收負擔顯得更重。
 
現實情況就更加複雜。有時,加拿大人確實支付更多稅項。
 
經合組織分析了包括美國和加拿大在內的35個國家的稅收負擔。根據其數據,在總稅收佔GDP的百分比方面,2010年,美國的最低個人稅收起徵點,略低於平均水平,為11,365美元,而加拿大的個人收入稅起徵點,就略高平均水平,達14,693美元。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為12,911美元。
 
總稅收不僅包括聯邦所得稅,而且包括:收入和利潤稅,社會保障繳款,貨物和服務稅,工資稅,財産所有權和轉讓稅等稅收。
 
例如,在2000年和2014年加拿大和美國交換排名,美國的稅收起徵點略高於平均水平,加拿大的水平則略低平均水平。然而,在大多數情况下,2國的個稅起徵點,在經合組織中保持在平均水平左右,而且均遠低於盧森堡、挪威、丹麥瑞士和瑞典等高稅率國家。
 
布羅德本特研究所(Broadbent Institute)報告指,加拿大各級政府的稅收總額,佔國內生産總值的百分比,相對於經合組織成員國而言是適度的。 在所有35個經合組織國家中,加拿大在稅收總額方面,排在第25位。
 
因為加拿大實行與像美國相近的累進稅制,所以個人支付的稅金,根據不同情况而有所不同。根據布羅德本特研究所的說法,典型的加拿大家庭的總稅率為24%。
 
美國的有效總稅率也有所不同,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報告顯示:「美國收入最高的1%納稅人,平均支付約31.9%的有效稅率,而收入最低的20%的人口,平均稅率約3.9%。」
 
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高級經濟學家麥克唐納(David Macdonald)接受美國消費者新聞及財經電視頻道CNBC 採訪時指出,與美國中産家庭相比,加拿大中産家庭支付更多稅金。他們同時面對更高的銷售稅,即便是在富裕省份,也影響家庭購買力。
 
但是部份美國富人,實際上往往比加拿大富人要支付更多稅金。加拿大工資收入平均最高邊際稅率(marginal tax rate on wage income)為45.7%。在美國就高達47.9%。
 
根據2015年另類政策中心撰寫的報告數據顯示,以美國加州(51.9%)和本國魁省(50%)的稅率比例最高,本國亞省(39%)和美國德州,華盛頓州和懷俄明州(42.8%)則最低。
 
魁省的稅率一直在上升中,目前年收入超過225,000元人士,將面對53.3%稅率。
 
加拿大人其實並不比美國人支付更多稅金,有時候,作為一個國家,他們甚至繳稅更少,但是從社會服務方面來看,他們從政府獲得了更多裨益。
 
正如潮流平台Vice Money所說,美國在邊際稅收方面與加拿大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加人得到全民保健,美國人則沒有。目前,美國人每年支付3.4萬億元用於醫療保健,不幸的是,並未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
 
根據彭博社(Bloomberg)報道說,美國人的預期壽命為78.8歲,排在第27位,嬰兒死亡率在經合組織國家中位列第4,産婦死亡率為第6高的,年齡較小的患有包括心血管疾病和癌症諸多疾病的年輕人,死亡率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最高。而美國的人均醫療保健支出超過9,000元。
 
相比之下,加拿大的人均醫療保健支出僅是一半,即4,500元。然而,加拿大的預期壽命為81.7,排名第13位,遠高於美國。
 
但加拿大的單一保健制度被批評者稱之為「警示」(cautionary tale)及「失敗」(failing),雖然該制度惠及全民及可負擔,但其質量就不高。而輪候時間亦本大可不必過長。2013年,核磁共振造影成像的平均輪候時間為2個多月,加人獲得CT掃描需等待近一個月。
 
儘管如此,總體而言,加拿大人享受的該醫療體系,包括免費醫療保健,以及長達18個月的補貼育兒假,對於美國人而言,只有進入最為慷慨有聲望的公司工作,方能獲得同等福利。
 
加人還可以在收入範圍內,享受高質量的幼兒教育。即使一流的高校收費,也較美國的同類學府便宜。
 
Vice 網站還引用2009年度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研究報告內容,發現絕大多數加拿大人受益社會制度。加拿大中等收入家庭,享有價值約41,000元的公共服務,即其收入的63%。家庭收入達80,000至90,000元家庭,享受的公共福利,與收入約一半的家庭可享基本一致。研究得出結論,大多數加拿大家庭享有較高生活質量。
 
美國人繳稅則享受强大的國防。截至2017年4月,美國在國家防務方面花費6,600億元,正如彼得森基金會指出那樣,該經費已超過中國,沙特阿拉伯,俄羅斯,英國,印度,法國和日本。軍費開支佔美國所有酌情支出(discretionary spending)的一半左右。
 
必須支出(Mandatory spending)優先事項包括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補充營養援助計劃(Nutritional Assistance Program)及交通。國家重點項目報告顯示,强制性支出佔聯邦預算總額的近3分之2,社會保障僅佔强制性支出的3分之1以上,聯邦預算總額的23%左右;醫療保險額外增加23%的强制性支出,以及15%的聯邦預算總額。教育支出佔全部支出的6%,醫療衛生和醫療保健費用增加了6%。
 
大多數美國人均不在政府保健範疇內,他們需自己繳付醫療保險費用,如果通過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向保險索償。彭博社報道指出,包括Medicare及Medicaid在內醫療機構,佔比公共醫療保險開支約27%。
 
也許這就是為什麽這麽多美國人,包括其總統都認為美國人的稅收,要高於其他任何國家。因為雖然許多美國居民繳稅與本國國民相當,但是在部份領域,他們得到的社會服務就不如加人。
 
 


上题 : 預防愛滋病非專利藥太昂貴

下题 : 「孟嘗長幼同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