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新聞


盧沙野指加中兩國面對美國發動貿易戰下 中加雙方應齊聲反對 單邊與貿易保護主義


[2018-07-11] - 1389人點閱
7月9日,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應邀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記者凱蒂·辛普森(Katie Simpson)的電視專訪。中文實錄如下:
 
凱蒂·辛普森:盧大使,首先非常感謝您今天接受我們的採訪。
 
盧大使:很高興接受你的採訪。
 
凱蒂·辛普森: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加中自貿協定談判現在進展如何?雙方還在繼續談嗎?
 
盧大使:中國同加拿大的自由貿易協定的磋商進程依然在繼續。當然,因為這個過程很長,我們有時候工作量會大一點兒,有時候工作量會少一點兒。中國的立場是一貫的,我們始終對同加拿大商簽自貿協定持積極態度,而且中國政府已經作好準備,我們隨時願意啟動談判。
 
凱蒂·辛普森:杜魯多總理去年12月訪華時,外界一度對加中啟動自貿協定正式談判抱有期待,但是談判至今也未啟動。您對此有遺憾嗎?
 
盧大使:我相信很多人都會覺得有遺憾,因為大家的期望值是比較高的。但是我們也知道,商簽自貿協定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兩國政府都要進行充分的權衡。可能雙方一時不能完全達成一致意見,沒關係,我們可以花更多時間進行商量。總之,我們雖然對去年底沒有啟動協議談判感到遺憾,但是我們對自貿協定商簽前景依然抱有樂觀期待。
 
凱蒂·辛普森:您對加中啟動自貿協定談判或達成協議有一個時間表嗎?
 
盧大使:雖然中方希望自貿協定的商簽能夠越快越好,因為「早簽署,早受益」,但是中國有幾句老話,「強扭的瓜不甜」,我們還是希望事情能夠「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當然,我們知道加方可能還有一些政策的權衡、時機的把握,我們可以等待加方在考慮成熟後再最終作出決定。中國不會強人所難,也不會強加於人。
 
凱蒂·辛普森:您會覺得加方是怕得罪特朗普總統才故意遲遲不作出談判決定嗎?
 
盧大使:我認為,當前加方在對外貿易方面把主要注意力和精力都放在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重談上。我們也知道,一國政府在對外貿易上是有其整體戰略的,它需要考慮到不同戰線的貿易談判。我們能夠理解加方有關顧慮。特別是現在不管加方也好,還是中方也好,都面臨著美國施加的巨大壓力,都需要集中精力去應對。相信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和加拿大是站在一個立場上的。
 
凱蒂·辛普森:您認為特朗普總統對中國的貿易措施對加中兩國來說是一次合作機會嗎?
 
盧大使:我認為,所謂的機會,就是在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維護自由貿易、維護經濟全球化等問題上,中加兩國有共同的利益和立場。因此我們有巨大的合作潛力。
 
凱蒂·辛普森:您能說得具體點兒嗎?加中兩國在這場貿易戰背景下能開展什麼具體合作嗎?
 
盧大使:首先,在國際場合,中加雙方應該發出共同聲音,反對這種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做法。第二,我們應該踐行自由貿易理念,相互開放市場。在今年4月召開的博鼇亞洲論壇年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了中國開放市場的四大舉措。隨後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出臺了開放市場的具體措施,包括大幅度降低一系列進口商品的關稅,比如汽車。而且我們也公佈了大大壓縮了的外商投資准入的負面清單。
 
凱蒂·辛普森:加拿大政府最近買下跨山石油管道項目,是希望擴大阿爾伯塔省石油出口,尋求新的海外市場。中國對購買加石油感興趣嗎?
 
盧大使:中國當然非常願意購買加拿大的石油。我記得中國幾家石油公司都參與了跨山石油管道項目。
 
凱蒂·辛普森:所以您對加擴大石油出口非常支持。
 
盧大使:對。
 
凱蒂·辛普森:那您又如何看待那些反對該項目的抗議者?他們不希望管道建成。
 
盧大使:說實話,我不好作什麼評價。因為這是加拿大內部的事情。對一個專案,既有支持意見,又有反對意見,他們可能都有自己的道理。作為外人,我不好隨便置評。
 
凱蒂·辛普森:您是否認為抗議者有試圖阻止該管道專案的合適理由?
 
盧大使:比如他們提出環保等理由,我也提不出反駁的意見(笑)。我覺得加拿大人非常重視環保。但是我又認為這個項目的經濟效益是非常大的。它的建成對加拿大經濟發展以及開拓更多國際市場是有利的。
 
凱蒂·辛普森:也就是說,您能夠接受允許抗議者表達他們的反對意見,也能夠接受加拿大繼續保持這種做法?
 
盧大使:我當然能夠接受。因為這是加拿大。
 
凱蒂·辛普森:如果中國發生類似抗議,您仍然能夠接受嗎?在中國,抗議者可以表達反對意見嗎?
 
盧大使:在中國,這種事情也發生過。前些年,中國一些地方要建大的化工專案,當地老百姓也上街表示反對。中國政府的做法是,一方面要對相關專案進行嚴格的環保評估,另一方面,要對老百姓做工作,向他們說明項目建成之後利和弊的真實情況。通常中國政府在對這種專案決策之前,都會經過謹慎的科學評估,當確認利大於弊的時候,才會決定實施。同時就此做好對老百姓的說服工作。中國政府強調三個原則:第一是科學決策,就是說決策必須正確;第二是民主決策,要多聽取老百姓的意見;第三是依法決策,要有法律依據,在法律框架內實施。只要做到這三點,老百姓都還是通情達理的,一般都能接受政府最終的決定。
 
凱蒂·辛普森:自由黨政府執政以來,杜魯多總理將發展對華關係作為優先選項,其本人已兩次訪華。但現在加中關係似乎冷淡下來,加政府對進一步發展對華關係更加猶豫,它阻止了中交建收購加愛康集團,遲遲不肯啟動加中自貿協定談判。您認為加政府為什麼要放緩對華關係呢?
 
盧大使:杜魯多總理上任以後,確實採取了對華友好政策,使中加關係在過去基礎上進入了一個新的非常好的發展時期。中加關係發展好,符合兩國共同利益。我相信杜魯多政府依然堅持發展中加友好合作關係的政策。當然,也可能加方對發展中加關係有更深層次的考慮,或者要把它放在加整體對外關係的全域中考慮。中方相信加政府會做出正確的判斷。我們希望中加關係的發展不要受到一些雜音和外部因素的干擾,向前取得發展。
 
凱蒂·辛普森:您指的是哪些雜音和外部干擾呢?
 
盧大使:比如說在美國、澳大利亞等西方國家,存在著形形色色的「中國威脅論」,聲稱中國對它們搞「政治干預「、間諜活動,中國國有企業是「中國政府代理人」,危害西方國家安全等等。我想這些輿論對加拿大是有影響的。
 
凱蒂·辛普森:剛才談到貿易問題時,您提到了特朗普總統,他指責中國盜竊智慧財產權,聲稱跨國公司要想進入中國市場,前提是必須同中國生產商分享其科技成果。您認為他說得有道理嗎?
 
盧大使:我認為,這純屬胡扯。中國的經濟發展和科技發展一不靠偷,二不靠搶,靠的是中國人民的辛勤勞動和聰明才智。中國在美國當年封鎖中國的時候,發展出自己的「兩彈一星「。中國在美國拒絕中國參與國際空間站活動的情況下,發展了自己的載人航太事業。同樣,中國在美國對中國進行晶片禁運的情況下,開發出神威·太湖之光超級電腦,連續兩年奪得全球超級電腦500強的冠軍。根據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的資料,2016至2017年,中國在國際上新增的專利申請和登記量居世界第一。我都很驚訝。至於西方企業到中國投資、同中國企業進行技術合作、轉讓技術,這些都是市場行為,一個願買,一個願賣,對雙方都有利。中國沒有強制要求技術轉讓的法律和政策。西方企業每年在中國收取的專利費達到130多億美元。中國過去技術可能比較落後,但過去落後不意味著永遠落後,我們也有權利發展自己的高新技術。美國現在領先不意味著永遠領先,要想保持領先地位,必須更加奮力向前跑,而不是採取各種各樣下三濫的手法,阻止中國發展高新技術。
 
凱蒂·辛普森:採取下三濫手法,這就是美國對中國所做的嗎?
 
盧大使:對。實際上美國拿所謂「商業間諜」、「侵犯智慧財產權」、「偷竊技術」等子虛烏有的理由指責中國,就是為給中國高新技術產業發展設置障礙。
 
凱蒂·辛普森:加拿大輿論也十分關注特朗普總統指責中國偷竊美智慧財產權、澳大利亞指責中國搞政治干預等消息,並受此影響對發展對華關係產生負面看法。您怎麼看待這種負面看法?
 
盧大使:這就是我剛才講的,美、澳等西方國家和盟國的輿論、政府政策對加產生的負面影響。至於「政治干預「,這不是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做的事情,而一向都是西方國家做的事,這應該屬於西方國家的專利。
 
凱蒂·辛普森:您的意思是西方國家在對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進行政治干預嗎?而且主要是美國和澳大利亞在這麼做?
 
盧大使:現在它們依然在干預中國的內政,只不過通過更加隱蔽的手法而已。
 
凱蒂·辛普森:加拿大人可能不太滿意中國的一些勞工標準、環境標準,從而不太願意同中國做生意。您對此有什麼評論嗎?
 
盧大使:中國不是不想提高勞工標準和環境標準。中國政府一直在強調,特別是最近五六年更加強調對環境和勞工權益的保護。但中國的發展階段還沒有達到加拿大這麼高的水準,我們恐怕還難以採取加拿大的有關標準。比如說加拿大工人每小時工資遠高於中國工人,但如果中國採取同樣的工資標準,就會導致很多工廠關閉、工人失業。另外,中國企業生產了很多西方國家需要的產品,它們在西方國家被使用時都是清潔的產品,但在生產過程中卻把污染留在了中國。實際上是中國為西方國家老百姓過上清潔環保的生活付出了自己的環境代價。我們也想保護我們的環境,中國政府去年宣佈自2018年起不再進口洋垃圾,結果還遭到美國、加拿大等國一片指責,說中國不負責任。我要強調,在這些問題上,中加兩國意見不一致,是兩國國情發展階段差異所致,也很正常。那我們就應該找到一個「公約數「,也就是雙方都能接受的一個點,而不是把一方的意見強加給另一方。
 
凱蒂·辛普森:加拿大人不僅對中國的勞工和環境標準有意見,還對中國政府對待本國公民的方式有意見,他們質疑中國人民是否受到公正待遇,因此他們不希望加政府發展對華經貿關係。對此您有何評論?
 
盧大使:任何一個國家內外政策都不可能完全一樣。加拿大人認為中國政府對自己公民不好,但放眼全球,實際上中國政府對待自己的公民比絕大多數國家政府對待其本國公民好得不知道多少倍。中國政府為中國人民創造和維護了一個和平的環境,讓每個中國人都有一份工作,有安寧的生活,保護中國人民不受他人欺負。而且在國家發展、社會建設和老百姓生活方面,中國政府非常注意聽取人民的意見。根據美國皮尤中心的民調,在世界上20幾個主要國家中,對政府最滿意的是中國人民,超過百分之八十,而美國人民對美政府的滿意度低得很。我不知道怎麼能得出中國政府對人民不好的結論。
 
凱蒂·辛普森:最後一個問題,在美國,人們自由表達反對意見,可以公開表示對民主制度的不滿。而在中國,那些對政府提出反對意見的人會受到懲罰。我們看過很多這樣的例子。您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嗎?
 
盧大使:中國也允許老百姓批評政府。你可以到中國網路上看,批評政府的言論比比皆是。但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要在法律範圍內施行,不能違反法律,不能損害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美國和加拿大是不是也不允許散佈恐怖主義言論呢?因為你們認為,散佈恐怖主義言論危害了國家安全。美國和加拿大允許老百姓發表違反憲法、攻擊憲法的言論嗎?中國所做的,與美加等西方國家一樣,是用法律規範公民的言論和行為。只不過西方國家把在中國境內發生的違反法律的行為視為言論自由。
 
凱蒂·辛普森:我的問題問完了。我們問了太多問題,錄相帶都要用完了。非常感謝大使先生。
 
盧大使:謝謝你。


上题 : 安省第一電力CEO與董事會總辭

下题 : 緬省快速通道移民最低分數降至51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