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新聞


加拿大中國留學生2萬加元買東航機票 北京上海已成立專案組


[2020-08-27] - 721人點閱
中國民航局針對國際航班所實施的五個一政策,令回國航班大幅減少,機票價格也水漲船高,但是回國機票究竟有多貴,可能你做夢也想不到,最近有媒體披露,加拿大留學生支付了超過10萬元人民幣,才購得一張回國的經濟艙機票,幾乎等於2萬加元。

這種黃牛票的最高價格被炒到每張18萬元人民幣。

今年3月起,隨著海外疫情的擴散,回國航班驟減,國際機票價格水漲船高,回國機票從2-4萬的經濟艙全價炒到10萬元的實際成交價,背後經過了層層加價的多次轉手,加價方卻不一定是擁有正規牌照的機票代理,而是擁有客戶資源的黃牛。

4月16日,中國民航局下發《關於進一步明確疫情期間國際機票銷售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航空公司對國際機票全部採取直銷模式,確保公開透明、明碼標價,杜絕中間環節倒票、炒票行為。

8月27日,某商旅公司知情人向封面新聞記者透露,疫情期間,一張回國經濟艙機票最高被炒到了18萬。

目前,上海和北京公安成立了專案組,以詐騙形式立案調查,有數名旅客成功找代理人退返差價,但90%的旅客並不知情,仍以為是市場溢價行為。

回國航班一票難求 黃牛賣票最高炒至18萬。據某商旅公司知情人宋剛(化名)透露,回國航班銳減,北美、歐洲回國機票從平時的八九千經濟艙價漲至兩萬至四萬,仍然一票難求,數個機票代理商開始趁機炒高價機票。

當時的回國航班分為三種,直飛航班、包機與中轉航班,每類航班代理商加價不等,直飛航班經濟艙價格炒高至十多萬,宋剛說,"最高達到18萬。 "

機票再貴,也抵不上性命重要,該買還得買,但也有不少人仍然希望能盡量降低出行成本,這就給黃牛帶來了商機。

這些黃牛黨被圈內稱為票販子,平時依靠收購里程和出售里程票賺取差價,當機票暴漲且一票難求之際,神通廣大的票販子們竟然又找到了買低價票的路子,這是怎麼回事?方法有門檻,卻也不複雜,以國航為例,其白金會員可以直接致電客服要求兌換里程票,無論價格高低,只要仍有票即可兌換,且受益人可立即生效。

黃牛的收購價為每萬公里 1600 元,倫敦飛北京單程經濟艙需要 5 萬裡程,即一張機票的成本高達 8000 元,轉手變成 26000 元,可謂暴利。

2 萬多的機票,看上去並沒有比直接從 OTA 或航司處購買划算,但好處是直飛,且日期不限,也比 3 萬起步的包機便宜,何況比起搭乘外航且要在境外轉機面臨的種種不確定因素,如被拒絕登機、轉機被拒絕入境等風險,搭乘內地航司無疑會讓人安心得多。

不過,票販子鑽空子,好歹賣的是貨真價實的機票,如果碰上騙子,不但回不了國,還要損失一大筆錢。

周女士的兒子在加拿大讀本科,疫情爆發后,她擔心兒子安全,一直在找渠道購買機票,讓兒子回來。

6月,她通過朋友推薦聯繫上了一位特價機票代理人,原價4萬多的東方航空經濟艙機票,最終以1萬訂金,10萬多元的成交價格,在代理人手裡買到了7月從溫哥華直飛成都的機票。

涉嫌代理以詐騙罪被查處 消費者可要求返回差價。

8月9日,宋剛收到上海市公安局國際機場分局調取證據通知書,得知內部有人員私自代理機票,最終以涉嫌職務侵佔罪進行刑事拘留。

目前,上海和北京公安成立了專案組,以詐騙形式立案調查,"有些旅客知道了去找代理人,代理人只好把錢退給他們。 "宋剛表示,4月20日,公司已收到航空公司下發的直銷通知,通知內部人員不能私自倒賣機票。 許多在英國讀書的中國小學生、初中生,家長著急,不管出多高的價格都希望孩子平安回來,因此造成了市場違法哄抬價格的行為。"以10萬價格成交機票的周女士在7月才得知,民航局曾發過《關於進一步明確疫情期間國際機票銷售有關問題的通知》,她所購買的機票,是代理違規違法操作,涉嫌詐騙和非法經營。

於是,她打電話至航空公司投訴,第二天,就收到代理人退回的6萬元差價。

據她得知,目前已有多位知情旅客收到了差價退款,"但絕大部分被加價買票的人是不知道這回事的,以為是市場行為,就算了,其實他們被收割了是可以找票販子退錢的。"

"最近查得嚴,票販子們低調了。" 宋剛透露,已有多家涉嫌代理公司被查處,各大航空公司也從內部嚴格處理相關涉嫌人士。

他也呼籲,疫情期間在非官方管道買到高價國際機票的旅客,可以直接撥打航空公司電話舉報,或向公安報警,挽回消費者損失。


上题 : 史詩級戰爭大片《八佰》今天起登陸加拿大

下题 : HUAWEI P40 Pro:世界一流的硬件结合面向未来的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