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

■ 習近平向趙忠賢(右)和屠呦呦頒獎後合照。

香港科研「富礦」亟待國家開採


[2017-01-10]
在近年來尤其是國家科技獎勵的採訪中,記者明顯感受到,香港科學家對科研成果產業化的迫切心態。正如錢培元教授多次提到,他雖渴望自己的研究成果早日服務祖國,但產業化過程並不順利,管道也並不通暢。

多位香港科學家都曾提到,當前香港產學研結合並不緊密,很多優秀成果就放在那裡,申請的中美兩國專利擺在架子上,科研成果沒有「然後」,無法真正造福社會、服務國家。毫無疑問,內地是香港科研成果產業化最大的生產地和市場,但礙於種種政策甚至不信任,內地與香港的科研成果轉化並沒有良性運轉。香港的高校、研究機構作為中國頂尖的「大腦袋」,沒有充分發揮出應有的智力水平。

這其中的原因是多樣的。內地與香港的科技政策,尤其是科研經費的申請、應用存在很多問題,香港科學家如何用到、用好國家科研經費亟待解決。內地與香港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規定及執行力度不同,令一些香港科學家有顧慮,到內地產業化後,自己辛苦的科研成果會不會被「吞」掉?這方面需要內地更嚴格的保護。

應多予青年科學家機會

值得一提的是,與內地濃厚的創新、創業氛圍相比,香港科研界更像一個小圈子。例如錢培元教授的研究成果,也是靠他自己在內地各種研討會上「吆喝」,才吸引到內地機構的關注。「酒香也怕巷子深」,香港的科研成果轉化,不能只靠科學家個人,更需要內地與香港的官方形成機制,合力推動。

此外,在國家重大工程中,應給予香港科學家更多的機會,不僅是那些深耕內地學界多年後赴港發展的知名科學家參與,還應給予青年科研人員機會,形成更加科學、順暢的參與機制和管道。

近年來的國家科技獎勵中,香港科學家獲獎的份量越來越重,其獲獎項目也在業界受到普遍肯定。這既是對香港科研能力的肯定,也證明香港是一座科研成果產業化的「富礦」。我們期待着內地與香港科學界形成更加有效、緊密的聯繫,讓香港科學家和科研成果的「報國之路」更加順暢。


上题 : 蔡出訪屢受挫 「邦交」亮黃燈

下题 : 華高溫超導之父 坐二十載冷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