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


海南未來發展的關鍵


[2018-05-11] - 1690人點閱
作者:朗 然 
環球商系傳媒 港真讲真




主席(右)早年陪同父親(左)在海南考察


海南將建全省自貿區。觀察海南的發展歷程,得算三筆舊賬; 欲知海南未來,要看三個關鍵人物。



主席出席博鰲亞洲論壇年會,公佈了中國擴大開放重大舉措之後,選擇在海南建省三十週年大會上,面對海南各界,宣佈海南省新放措施,即海南建全省自由貿易區,再提升至全島的自由貿易港。一旦建成,將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港。

海南島是中國最南的省份,也是最大的經濟特區。今次宣佈海南的擴大開放措施,令海南島一躍而進入中國經濟發展以及政治生活舞台中心。因為海南島由中國最大的經濟特區,變身為「中國最大的自由貿易區」,未來再建成「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港」,令海南有了中國和全球性的三個「最大」。

4月13日主席在海南省的大會上,宣佈了海南的新定位新使命;次日即4月
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就全文發表。這種規格和這種速度,當年的深圳和浦東都沒有享受到。主席那天的講話和隔天的「指導意見」,把海南自貿區到自貿港的終極方向、路線圖、時間表都勾勒了出來。講話不短,意見很長,留下來的只剩兩個疑問。

這兩個疑問,一個關乎過去,是海南島作為中國最大的經濟特區,因何30年有發展無飛躍。至少沒有全區「脫貧」這一點,就與到當年建特區之初的理想,相去甚遠。一個關乎未來,是按照最新的時間表,海南有2020年、2025年、2035年三個台階,海南這回能如期跨上這三個台階嗎?

回應過去的問題,要翻翻歷史舊帳。海南建省建特區三十年,有三筆歷史舊帳要算,首先一筆,是海南的官員帳。海南過去三十年,有十任中共省委書記、九任省長, 其中連任者寡。這種換人的頻率,在中國省級地方還不算最高,但已極不利於地方發展,因為來一個書記來一個省長必要追求政績,追求政績就要推翻前朝。

更特別的是,海南三十年的十任書記和九任省長,大部份時間在「惡鬥」,有的是悄悄作對,比如建省之初的那對改革開荒牛;有的是公開對打,甚至設下「仙人跳」局誘捕對方的故事都有。是以十省書記九任省長共計14人,升進中央進政治局者不多,只有王歧山和杜青林。第二筆舊帳,海南當年建特區,中央支持不夠,經濟上沒有象當年深圳那樣,以舉國之力;政策上未如浦東,全力以赴。海南官員當年被批汽車走私、房地產泡沫,其實只是籌款建設,籌出了圈而已。

政治上,大家都知道海南建省之後直到鄧南巡才有小高潮,但後來中央對海南要求主要是不准亂,要自我消化泡沫,總體上對海南是長期壓而不放。
第三筆舊帳,是海南的人才政策。海南跟深圳浦東不同,深圳靠著香港,笨一點還可以照貓畫虎;浦東則是有 上海的老底子和長三角的人才腹地。海南 1949 年後是廣東的附庸,是不要發展的前線,落後的人才痕跡保留至今。


海南這五年 關鍵看三人


曾經,海南改革失敗,留下許多遺憾。


海南建省之初和九十年代中期,先後有兩波人才進島大潮,但潮來得快退得也快。好在近幾年北方人大舉移居海南,特別是東北人愛上海南,大舉進軍,令其人力資源得以補充。算這些歷史舊帳,是概略而論。海南三十年中間自有小陽春,但從發展線條來看,可略而不表。但看未來,則得看個仔細,不僅要看大線條,還要具體看到人。

海南今天的主政者面目模糊,分別在廈門和浦東幹過,這是其優勢,但當年都不是主官,過去的政績也沒有大鑼大鼓,暫且只能觀察。要談海南的未來,至少在未來 五年,主要看兩個人,一是王歧山,一是劉鶴。
王歧山2002年曾任中共海南省委書記,但剛想幹點什麼,就因「非典型肺炎」疫症徵召回京,所以宏圖未展。

消息人士說,今次海南自貿港,是王歧山提出的建議, 與主席一拍即合。海南未來的發展,王歧山雖隱在幕後, 出謀劃策一定少不了。

再一個人是劉鶴。作為主管金融和對外經貿的副總理,劉鶴將是海南自貿區和自貿港的總督軍。他當年在國家計委產業政策司產業結構處副處長任上,參與過海南省建省後的產業政策調研及文件起草,現在則督師海南建自 貿區自由港,應是他在推動中國開放上最重的一筆。

還有人認為,在這裡還要加上一個人,即主席。海南建「中國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和未來「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港」,跟主席有特殊淵源。

當年習父,不僅力主建立了深圳經濟特區, 也是海南建省建全省經濟特區的倡導者。1979年習父到仍屬廣東省的海南去考察,為海南建省實地策劃, 他身邊有個穿綠軍裝未戴領章的年輕人,那就是年輕時的主席。



上题 : 山東「辱母案」涉黑主犯判囚25年

下题 : 李克強:增中日互信 夯民意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