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

■ 昨日是埃航空難遇難者的「頭七」。在ET302航班客機墜毀的荒原上,來自中國的救援隊員和義工在炎熱的天氣裡連續幾日搜索。圖為一名遇難者的家屬們在空難現場拜祭逝者。

華逝者屍骨難覓 一掬黃土寄哀思


[2019-03-16] - 1393人點閱
綜合中新社及人民網報道,昨日是埃航空難遇難者的「頭七」。ET302航班客機墜毀的荒原上,來自中國的救援隊員和義工在炎熱的天氣裡連續幾日搜索;不少家屬都請求他們,無論如何再幫他們找找親人留下來的東西,哪怕是一張機票也好。但是,恐怖空難令遇難者幾乎屍骨無存,家屬和救援隊員心中無比煎熬。「對死者總要有個念想,但我真的盡力了。」救援隊員說。

沒有了蹲守的記者,也沒有了浩大的調查團隊,更沒有大批圍觀的村民,有的只是零星前來祭拜的遇難者家屬,默默搜尋有價值遺物的義工,以及偶爾騎着毛驢經過的農人,一切都歸於沉寂。

藍天之下,如果不是深達近20米的大坑略顯突兀,這裡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很快,這個大坑就會按照國際慣例被填平,而在埃塞俄比亞的雨季來到後,植物會重新生長出來,將一切掩蓋。

荒原烏鴉「無情」 搜尋希望渺茫

過去的六天裡,這片荒原成了在埃塞的記者最熟悉也最不想面對的地方--成群的烏鴉遮天蔽日地盤旋在飛機殘骸上空,這一幕似乎只有在恐怖電影中才能看到。特別是那刺耳的聒噪聲,令人聽了無比煩躁,更是為這裡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烏鴉們的目標大多是遇難者的遺體。只不過,這裡所謂的的「遺體」實則只能稱之為「組織」,它們早已隨着飛機墜地的一剎那飛散到近10,000平方米的荒原之上,再難找尋。

救援隊員趙志偉說,他發現的最完整的「遺體」不過是一大一小兩隻手掌,這也在另一層面印證了空難發生瞬間的慘烈。

當地炎熱的天氣,則很快讓這片荒原瀰漫着難聞的氣味。

不少救援隊員都曾嘔吐過,因此他們很少在事發現場吃東西。趙志偉說,一則是因為氣味導致的身體不適,二則是因為心裡的壓抑讓他們毫無心情。

26歲的趙志偉一改往日的陽光快樂。他如今很少說話,並且經常會在夜裡驚醒,「我這幾天就沒睡過一個好覺,心裡特別堵得慌。」

比他更難受的是遇難者的家屬。「死者為大」的中國傳統讓他們很難接受親人屍骨無存的殘酷現實。不少家屬都曾請求過趙志偉,讓他無論如何再幫他們找找親人留下來的東西,哪怕是一張機票也好。

趙志偉與記者好幾次提起過他的無奈,他說自己理解這些遇難者家屬的心情。「對死者總要有個念想,但我真的盡力了。」趙志偉甚至曾為此急得哭過,更是吃不好睡不好。

直到他把好友金也淘的護照找到,總算是讓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了地。「我和他的家人抱頭痛哭,一直哭到了眼淚流不出來為止,那一幕我這輩子也沒法忘掉。」他說。

而更多其他的家屬是只有將現場的黃土捧回來一些;而他們逝去的的親人,從此只能寄希望於在記憶或夢中和他們相聚了。

埃航承諾賠償 允家屬帶回土壤

當地時間15日下午,在安置ET302空難遇難者家屬的亞的斯亞貝巴Skylight酒店,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舉行發佈會,埃航首席執行官格布勒瑪里亞姆和部分埃塞官員出席,面向所有遇難者家屬就他們關心的問題進行回答。發佈會持續了近兩個小時。

在發佈會上,家屬反覆要求埃航方面公佈空難後續處理工作時間表,格布勒瑪里亞姆表示將在當晚制定相應日程表和遺物領取計劃,並會在當地時間16日向全體遇難者家屬公佈。

埃航的賠償方案尚未確定,但已表示將先給予家屬部分賠償和慰問金,金額及發放時間未確定,領取前需要遇難者家屬的相應證明。

對於有家屬提到的「空難現場是否可以留下作為永久紀念」,埃航方面表示他們也有相關想法,但需要和當地政府及居民進行溝通協商才能確定。針對「空難現場土壤是否能帶出境」的問題,埃航方面答覆將向家屬提供相應證明,可以將土壤帶出埃塞。很多家屬在空難現場難以找到可辨認的遇難者遺物,以取走現場土壤作為替代。

家屬還提出DNA鑒定的時間長短、鑒定機構的權威性、遺物的調查認證等問題,但埃航方面都未給予正面回答。

10日上午,埃航客機ET302在起飛六分鐘後失去聯絡,最終墜毀,機上157人全部遇難,其中有八名中國乘客。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中,埃航已將失事客機的黑盒交給法國民航安全調查分析局,將會對兩個黑盒中的飛行數據記錄器和駕駛艙語音記錄器中的數據進行分析。


上题 : 穗開發區全球招聘 港澳精英優先

下题 : 世界期待中美磋商達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