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花三年創作《黃金兄弟》劇本 廿年再合體 古惑仔靈魂昇華


[2018-09-11] - 544人點閱
由錢嘉樂自導自演、曾志偉監製的電影《黃金兄弟》,沿用《古惑仔》班底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阿Lo)主演,但今次卻非重拍《古惑仔》,而是五位孤兒尋金過程產生內訌,緊扣着兄弟情誼與正義之間的抉擇。

伊健指一切從「組成消失的光陰」組合上台開演唱會開始,大家再聚首得以夢想成真,下個夢想嘉樂就提出若再做導演拍電影就重組拍大家。嘉樂表示大家一直有圍埋傾吓度吓,沒想到開演唱會試水温發覺觀眾對他們五個人還有感覺,直到2015年志偉說有個好劇本,一搞就三年。嘉樂說:「最初一個不是現在這故事,以動作喜劇去,但不想再拍《古惑仔》,大家都有共識,因為大家都長大成人,而且當年的《古惑仔》已經是最好,也不想食水尾,所以用全新故事展現廿年的兄弟情再去昇華,拍愛情片我未必識,但男人情我敢試,亦因為我們幾個兄弟拍更是事半功倍,我們不用刻意營造催淚令觀眾感動。」

志偉號召表達各自想法

嘉樂提到今次是依循各人本身性格寫在角色當中,伊健表示戲中他們是孤兒,由一個人決定事情,他就當決策人。嘉樂讚賞伊健說:「好欣賞伊健的是,他自己可孭飛一個演唱會,但他好想有機會帶埋兄弟上紅館舞台,這令我好感動,所以他的角色也是識分享和為人設想,某個時候就發號師令。」得他可以喝小春。至於天華的角色,他則指由於不想穿橋,故只能說需要演技去演,演出方向跟大家都一致,也不會孤獨:「最初導演想五兄弟出去鬥一個人,之後五個鬥一班人,但怎會夠五個內訌更好看,觀眾會更肉緊呢!」所以陳小春聽完好想做「變了質」這角色,因為夠好玩,而結果角色落在天華身上,嘉樂戲言:「他不夠人家那麼似!」小春亦笑說:「人家有些後門的事......」

嘉樂擅長拍槍戰動作場面以外,在日本温泉與曾志偉重聚的一場戲倒令人感動,不過一埋位發覺不對樣,志偉即叫停先開個會,扭順起承轉合才繼續,大家都全情投入。伊健說:「好多謝志偉給我們統統入房去表達,以前拍戲,講一場怎樣就拍,現在講成件事,大家會講自己的想法。」小春也認同:「今次是好純港產片的做法,好high,好開心,因為這場戲講他,可不用給意見,但我們都一齊去傾。」嘉樂直言:「這五個人有靈魂來開會好重要,這套戲最着數是我們太熟悉,真的有這份情感,不是因為經理人有個job叫我們拍,產生沿自我們五個都想拍套戲,是有靈魂去集體創作。」他指過程中可以討論到好激烈,但沒去到鬧交,畢竟大家都成熟了,亦好民主,不過嘉樂說:「每套戲都有條命,這套戲條命好多人珍惜,好多人幫手,也是見志偉在場最多的一套戲,現場好少瞌眼瞓!」

四子拍動作戲接連受傷

至於在拍飛車動作,幾位演員先後受傷,伊健若無其事說:「無呀,左肩斷了條韌帶吧,因為有三條韌帶,那條沒什麼用的,醫生說一個星期就溶掉不用駁。」他形容當時拍跳車戲又要搶車,斷韌帶時隻手垂了下來舉不起。嘉樂說:「他說隻手短了,我自己因有舊患都拐吓拐吓,小春又傷腰,阿Lo又傷頸。」小春憶述在北京拍一個中槍反應:「當時不知發生什麼事,以為整到椎間盤,好多灰灰暗暗畫面走了出來,好驚以為個世界就完,不過現在已沒事,當時只是拉傷肌肉和神經,但有火燒的感覺!」阿Lo坦言不慣拍拉威吔的動作,他一瞓落地以為「Lock」了頸,而背脊還有把槍頂住,嘉樂問得不得,而且要用十成力,他頂硬上再第二take,結果又「Lock」多一下愈來愈痛,到正式拍他做反應後小春就翻身過膊落樓梯:「一拍又Chok多下,之後聽到有人慘叫,初時以為反應彈條線着了火辣到,但再聽到小春叫:『不好掂我』,就見他動彈不得!」

嘉樂表示其實自己不會不擇手段要他們拍危險動作:「我希望大家有概念,十八年後大家再拍一套戲,而我提議拍動作片,想將幾十年動作片得着同大家分享,要他們親身上陣,這些已經不太危險,但拍一場動作有一千九百個拍法,亦可以一出鏡之後全部用替身,但我想大家看了後,會覺得未見過伊健這樣跳法;Lo以前被人打得多,都好少見他這樣,起碼都去打人,是大家都有點表現;連最少打鬥的天華,都給他中四槍,可能外人睇好戇居,我們都無五樓跳落來,這不是我自私,是想拍到大家都加分,一個動作演員好重要,想分享點謂之動作演員,最尾的分不會是我拿的,都是在演員身上。」

鄭伊健、林曉峰、錢嘉樂:
髮型 : John Chung @Barbieri Privata
化妝 : Will Wong @ WiLL make up
鄭伊健服裝:Ann Demeulemeester@ITHK
錢嘉樂及林曉峰服裝:McQ@ITHK
陳小春、謝天華:
髮型 : EchoWan@Headquarters
化妝 : Eleena Yu
服裝:楊龍澄
場地提供:馬哥孛羅香港酒店


上题 : 着冬裝拍40日外景 惠英紅不瘦反肥

下题 : 陳百強60歲冥壽 群星高歌緬懷一代偶像

police_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