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趙廣超感嘆香港的現狀是他們這一代沒好好教育孩子的結果。

「故宮壁」設計者嘆知識淪武器


[2017-01-11]
為推廣故宮文化,特區政府耗資158萬元在港鐵中環站通道兩邊繪製巨型「故宮壁」。豈料反對派借機大搞政治化示威,令「故宮壁」屢遭塗污。「故宮壁」設計者趙廣超在接受網媒訪問時表示,在整件事上找不到一個根本的對立,亦不相信一個城市會拒絕一座博物館。他又感嘆,大家走到一起是「前所未有的美麗」,現在卻變成了角力和火併,「一切知識,都變成了武器。」

趙廣超在接受《端傳媒》專訪時表示,他的工作室是去年7月接到政府邀請參與「故宮全接觸」項目,想展示故宮在建築上的Power(力量)和Charm(魅力),但政府從未提及香港要建一座故宮文化博物館。完成「故宮壁」後,趙廣超赴台灣公幹,1月8日返港才知道,1月6日面世的「故宮壁」成為西九香港故宮館風波的爭議焦點。

他坦言,自己和同事的作品被攻擊,大家士氣很低落,他由台灣回港後第一件事,是安撫同事的心情。大家都對事件感到委屈。原來,趙廣超參與的項目最少還有三個,包括隧道口廣告板和宣傳短片的設計與製作,及在康文署與無綫電視合拍的節目《觸得到的故宮》中擔任顧問。

面對外界種種質疑,趙廣超處之泰然,認為自己的責任只是做好文化推廣:「我只記住一點,幾十年來,哪怕是只有十多秒的宣傳片,我也會去思考,我可以做的,我盡量去做。」

現狀是沒好好教育孩子結果

他對西九故宮引發的爭議「不予置評」:「主要原因是我沒有去前線......其實也不敢去,看到也傷心。」對香港現狀,他認為是他們這一代沒好好教育孩子的結果:「是我那一代給予社會文化的養分不足,教育本身應該要有更寬闊的視野。互相推諉最容易,慢慢變成了埋身的角力和火併,一切知識,都變成了武器,我們折損的,要由我們自己的城市去承受。」

對事件的發展,趙廣超保持樂觀,認為香港最大強項是開明和視野,不論喜歡或不喜歡,都能夠為對方留一點空間:「在喜歡與不喜歡之間,我們就可以展示出香港的性格,讓世界去了解我們和我們的文化。」他表示,在整件事上找不到一個根本的對立,大家走在一起是前所未有的美麗,「我還心想要出多一點力、做多一點。」

他指出,一個地方靈感最精髓的東西,都放在博物館裡,「我想不到一個城市會拒絕一座博物館。」


上题 : 林鄭:無私心無私利無不公

下题 : 海園40歲 入園4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