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港真人物 | 黑白兩道都畀面的「十大傑青」——陳慎芝


[2018-10-10] - 185人點閱
一進入佐敦西貢街的「適香園茶餐廳」便見到滿墻貼著懷舊風格的電影海報,無他,畢竟這是間有著40年歷史的知名老店,現在的老闆還是TVB的演員林敬剛(King
Kong),用電影海報做墻紙裝飾店面,似乎成了理所當然的事。不過這次來「適香園」不是為了吃東西,而是像電影橋段般約了一位超重量級的「大佬」在此「講數」。
 
那位超重量級的「大佬」就是退隱江湖多年,被外界稱為「慈雲山十三太保」的「茅躉華」,不過江湖人稱「華哥」的他更喜歡人稱呼他為——從事社會服務的「香港十大傑青」陳慎芝。
 
突如其來的「課堂」
 
「唔好意思郭小姐請等我一陣,剛剛遇到朋友,佢有事搵我,我先處理一下,真係唔好意思」。一看到《港真》雜誌社長郭靈進到店內,陳慎芝就用洪亮的聲音說道,並點著頭一連說了幾次「唔好意思」,看到這樣的架勢,真的無法將他與那些兇神惡煞的「黑社會」、「古惑仔」聯想在一起,更何況是的「十三太保」,要知道那是在90年代風靡一時的《古惑仔》電影中才會出現的名號。可是事實上陳慎芝一生傳奇的經歷已被拍成了多部電影(詳情請看後頁介紹),就拿去年上影的《毒。誡》為例,就以他的前半生為藍本拍攝,同時他還是多部「江湖片」的顧問、監製。
 
「換位、換位,我們去坐第三張枱,剛才這有人我才沒有坐。」與朋友談完後,陳慎芝馬上走過來對約他專訪的人說道。剛在他指定的「第三張枱」坐下,這位曾經叱吒一時的大哥立即向眾人講起了「通識課」。陳慎芝表示,這是我的經驗之談,在茶餐廳一定要對着門口坐,如果背著門口坐,小心被人斬死,隨即他便抬起手亮出手背上近8厘米的刀疤。
 
陳慎芝憶述道,當年在茶餐廳飲茶,突然有六個人拿着大刀衝進來斬我,我下意識以手一擋,就留了這條疤,然後再緊接着一刀,斬在耳根的位置,當時醫生說我「好好彩」,如果那刀再斬深一點,便會斬到大動脈。因此我永遠只會坐在居中的「第三張枱」,如果有人衝進來,無論從前門還是後門,都可以馬上看見,並從相反的方向跑走,就算真的跑不了,也可以「反枱兼攞凳」反擊,坐「卡位」根本無可能做到,只有被打、受死的份。
 
誰也沒料到這位從事社會服務的「十大傑青」一上來就以親身經歷,為大家上了一堂「通識教育課」。本以為上完「通識課」後可以開始專訪,沒想到這位自稱「比譚詠麟大一歳」校長的「歷史堂」又立馬開講。陳慎芝介紹道,我喜歡在這間茶餐廳談事情,這對面以前是348 disco,是全東南亞最大的disco,當年因為disco十分吵雜,這條街全部住戶都反對disco繼續經營,可是街內所有的商舖都贊成disco繼續營業,因為disco帶旺了這裡,令商戶都有生意可做,這是這條街的一則奇聞。
 
「念舊迎新」能幫就幫  
 
陳慎芝前半生可稱的上傳奇,不過44年前戒毒成功,入教會信耶穌後,陳慎芝就從江湖退隱。怎料退隱後的陳慎芝反而在黑白兩道愈來愈「吃得開」,人面也是愈來愈廣,法院法官、警方高層、政客商賈、黑道大哥、娛樂圈巨星,人人都給他面子,也有很多人主動找他幫忙,處理麻煩事,以至於他得了個「江湖拆彈專家」的稱號,而在訪問期間陳慎芝的電話「震個不停」,連被稱為「4點鐘許sir」的前警務處助理處長許鎮德也向他發問候短訊。
 
陳慎芝表示,黑白兩道都肯「俾面」(給面子)我,只因為我「念舊迎新」。「念舊」是因為我不會故意疏遠以前認識的人,那些都是我的過去,不用刻意迴避,以前認識的人(江湖人士)找我幫忙,只要不超出我的底線,能幫、能做的我都會幫。至於「迎新」就是要接受現在新的生活,要時時提醒自己不能再過以前的生活,所以我幫人是有底線的幫,不會沒有底線地去幫人。因為現在有了信仰,而當信仰改變了你的生命後,便會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去觸摸的,知道如何去尊重生命、尊重別人。

認識自己 「石頭」都變「鑽石」
 
陳慎芝續道,那麼多人找我幫忙只因我人面廣,所以我能幫的便幫,我以助人為樂,可以幫到人就很開心。現在我很感恩,沒有想到自己可以活到現在這把年紀,而且活的開心兼「四圍多老友」。我整天都會說一句話,你去打交講數叫一、二百人出來,打贏、講贏都不算是「叻」,一個電話便化干戈為玉帛,解決雙方的矛盾,才是最「叻」。他說道﹕「打輸、打贏都要『走佬』(逃亡),真正的贏家是律師和警察,換來的只有律師信和通緝令,那為何不「坐低食個包」談判解決呢?『傾掂咗就大家都開心』。」
 
陳慎芝喝了口茶後繼續說道﹕「現在時代變了,不再是『講打講殺』的年代,而是講交際、講人緣、講人品的時代,你的『品』好,做什麼事都事半功倍。」同時現在也是每樣事都要清清楚楚、一板一眼的社會,我常說做人「認識自己,石頭都變鑽石」,有時候不用怕說自己是「石頭」,不要老是扮成「鑽石」在那裡吹牛,石頭就是石頭,不用強出頭去做自己沒能力做的事。

「本土派」惡過黑社會
 
從事福音戒毒和社會服務多年的陳慎芝在談到如今香港年青一代時表示,現在許多的年青人都「唔挨得」。他指出,香港的經濟在90年代中至到2010年的二十多年間比較興旺,很多人都能賺到錢,並且快速地積存財富,令到現在的年青一代只會「搣」(用手拔),慢慢地「搣」父母積蓄下來的財富,令到他們變得只會享受,不僅吃不了苦,不體諒父母賺錢的辛苦,還總是要求要有「權力」。
 
他續指,我雖不懂政治,但以那「那群人」(佔中學生)為例,我見到他們去衝擊警察、衝擊立法會,覺得他們比黑社會更「惡死」。在這個年紀不是應該去求學識、求知識嗎,為什麼現在變成求權力了,我十分不理解。此外,我覺得「捍衛本土」是一個十分詼諧的名詞,我們不能忘記香港始終是中國的地方,我們也全部都是中國人,真的不明白為何他們會逢中國必反對。
 
陳慎芝略帶氣憤地稱,他們不應該自稱「本土派」、「本土化」,應該是叫「本屋化」,在自己「屋企」(家中)做「老大」,說什麼都是對的,「雕龍雕鳳」想做什麼都可以。但是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人民就是希望生活安定,你看現在中國人民的生活不好嗎?大部份的人都有吃有喝,安居樂業,這樣子不好嗎?
 
其後陳慎芝以自身的經歷為例子續道,他們逢中必反,老說中國政府怎樣差、怎麼不好。沒錯,事實上中國政府以前是曾做錯過很多事,但是我不也是曾經做過許多的錯事嗎,可是40多年前的社會肯給機會我改過自新,陳慎芝才會有今天。那我想問一下號稱「本土派」的年青人,你們有沒有給機會中國改變呢?而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中國一直都在改變,都在進步,為何現在這一輩人一點機會也不給他呢,一味地吵來吵去,事事反對,這樣的做法十分過份。


上题 : 港真人物 | 陳慎芝的傳奇人生

下题 : 建制批反對派明挺「馬」暗撐「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