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偵查報道】獨營結盟 胎死腹中


[2019-05-01] - 2505人點閱
       所謂因利益而結合者,樹倒即猢猻散。「學生獨立聯盟」、「香港民族陣綫」、「學生動源」等多個「港獨」組織及「獨人」年初透露會於今年4月共組「港獨」聯盟,更聲稱行事風格會比以往「更勇武」。不過,幾個月過去,這些「獨人獨派」除了像「跟尾狗」一樣跟着反對派遊行叫囂一番外,自稱的「獨盟」並沒有什麼動靜。香港文匯報記者連日觀察發現,原來這班所謂的「港獨」頭目生活頗為頹廢,整日無所事事,「最勇猛」的也只是當「鍵盤戰士」,每天沉迷於網上與人罵戰,爭做「港獨」大佬。有剛淡出「獨派」的青年向記者直言,「獨營」內部其實非常混亂,爭做大佬只想「收水搵着數」(撈錢取利),而且山頭林立,各不相讓,近期又因「口水戰」內訌而再次分裂,成立「聯盟」根本是騙人的鬼話。
      今年2月上旬,一批「獨派」分子藉「旺暴」三周年在港大校園舉行所謂「紀念集會」,現場「獨旗」亂舞。二百多名來自「獨派」各陣營成員參與集會,有人叫囂要發動再次「佔領」甚至聲稱不惜「更加暴力」。
受這次集會刺激,包括「香港獨立聯盟」陳家駒、「學生獨立聯盟」何俊謙、「學生動源」鍾翰林及楊逸朗等「獨派」活躍分子更加狂妄自大,宣稱要集結力量,包括新成立一個「港獨聯盟」。
       楊逸朗上水返學 怕認出
       不過,香港文匯報記者連日追蹤發現,多名口口聲聲要壯大「獨營」的人,其實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勇猛時也只是打「口水戰」。有「獨營」中人透露,早前在網台節目上聲言要「組建軍隊」搞「武裝革命」的楊逸朗,其實是想憑藉自己曾入獄的「光環」處心積慮要做「獨派」大佬,近期更拉攏陳家駒、梁頌恆等人,頻頻「辣火頭」爆粗攻擊「同道中人」。
        據了解,曾是大學本科畢業的楊逸朗,由於無事可做,近期報讀了位於上水的建造業訓練局課程。香港文匯報記者連日觀察,如當天有課程,楊一般會在早上9時左右離家,但出門時都刻意低調,不時四處張望似乎怕被人認出,而一到校門便急步衝入。楊逸朗的同學亦透露,楊在堂上亦甚少主動提問,課後也多是一人獨自離開。
        陳家駒網籌度日 大食懶
       目前為「港獨聯」頭目的陳家駒,早在4年前已混跡於政圈,2015年以「傘兵」身份參選區議會慘敗,之後一度銷聲匿跡,眼見「港獨」冒起,去年初搖身一變成為「港獨」分子,早已不是學生身份的他卻在網上招兵買馬成立「學獨聯」,但被踢爆是「假學生」後,年初又自建新組織「港獨聯」。
       據了解,「變身多次」的陳家駒亦是「廢青」一名,並無固定工作的他只靠「港獨」專頁籌款及其「獨人」女友照顧。
       據香港文匯報記者觀察,陳家駒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食懶」,除搞「獨」外幾乎所有時間都賦閒在家,每晚等女友買餸回家煮飯。
        何俊謙過海避世 食軟飯
         至於「學獨聯」旗下大將、早前因「理大事件」被勒令退學的何俊謙,則選擇「避世」投靠家住澳門的女朋友。據了解,曾在網上討論區十分囂張的何俊謙,自被踢出學校後,慘被多方「獨人」嘲笑和圍攻,就連「大佬」陳家駒的老友楊逸朗亦發文數他的不是。
         目前「雙失」(失學失業)的何俊謙,原來在澳門有一個「有米」女友。香港文匯報記者發現,每日大清早,何的女友便會從筷子基豪宅出門上班,何多留在室內等女友回家。
        有時,女友亦會帶何俊謙出外吃喝玩樂,幾乎所有使費都由女方負責。原來,貌似甚為「勇武」的他也是靠女友過活。
         梁頌恆啃老煲煙 狀憔悴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香港民族陣線」的「掛名大佬」梁頌恆亦不不遑多讓。自2016年被DQ後,至今一直未有正式工作,幸好家境不俗,可以繼續居於父母家中做「蛀米大蟲」。香港文匯報記者多次在海怡半島發現梁頌恆身影,除偶爾與「獨人」朋黨聚會外,大部分時間都在家中做「宅男」。
有街坊透露,經常見到梁頌恆獨自一人在海邊「煲煙」,狀甚憔悴。
          鍾翰林雙失獨住 趨低調
         至於近期多次鬼祟赴台與境外「獨人」密會的鍾翰林,由於已非學生身份,也換湯不換藥地成立新組織「香港獨立前線」。據了解,早前經審訊後被裁定一項「管有仿製火器罪」罪成的前「學動」死黨劉康亦是新組織成員之一。一度曾非常高調的鍾翰林近期作風明顯變得低調,並搬離母親家中,轉而租住其他地方,但屬雙失(失學失業)的他如何支付租金卻耐人尋味。
         對於這些「獨人」如「廢青」般的生活,一名前「獨人」對香港文匯報記者表示,他們多少知道一些「獨人」的情況,但不知道原來「咁廢」:「連自己都咁廢,仲話要搞『港獨』,顧住自己先啦!跟住佢哋肯定死路一條。」


上题 : 稅收3414億創新高 市旺利得稅飆20%

下题 : 「派4000蚊」截止 收逾320萬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