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外國勢力借黃台仰抹黑修例


[2019-05-22] - 3325人點閱
       在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美國的盟友紛紛出招抹黑中國。在旺角暴亂後被控、其後棄保潛逃銷聲匿跡的「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及成員李東昇,近日突然「蒲頭」,稱他們早於去年5月已獲德國批准其「難民庇護」申請,更將矛頭指向《逃犯條例》修訂。他畫公仔畫出腸地稱,一旦香港通過修例,可以移交他到內地,他將「永遠不能回港」,「作為香港首批『政治難民』,我站出來說話很重要。」
      香港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批評,此舉肯定是政治操作,是外國勢力和香港反對派聯手阻撓修訂《逃犯條例》而無所不用其極,建制派更應該齊心合力,做好有關修例的工作。在棄保潛逃後一直「潛水」的黃台仰,在香港正在處理《逃犯條例》修訂之際接受《紐約時報》和英國《金融時報》訪問。黃台仰稱,德國批出他和李東昇的「庇護」申請,代表「香港在國際上已失去特殊地位」,更直認在這個時候公佈消息,是為了令大家關注《逃犯條例》的修訂。「作為香港首批『政治難民』,我站出來說話很重要。」
       為阻修例接受外媒訪問
      黃台仰在訪問中大賣悲情,聲稱自己曾試過因為想念香港而在德國街頭哭泣,「沒有人喜歡離開自己長大的地方,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沉重的代價。」一旦修訂獲通過,他將「永遠無法回港」。
       他稱,自己之所以選擇前往德國,是因為相信德國在「人權議題」上,能對中國採取較強硬的態度。據悉,他是透過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潛逃到德國。目前,他正在哥廷根大學(University of Gottingen)學習德文,並將於9月開始攻讀政治及哲學學位。李東昇則經過歐洲多個國家,包括烏克蘭等,最終潛逃到德國。
     《紐約時報》形容,兩人有可能成為中國「這半自治城市(香港)」中,第一批獲得這種「庇護」的人,又稱港人的個人自由因「北京收緊態度」而受到「侵蝕」,「威脅」香港作為「亞洲法治綠洲」的聲譽。《金融時報》則形容,是次事件凸顯了國際社會越來越關注香港法治及言論自由「被侵蝕」的情況。而政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亦引起了本地及國際社會的「激烈反對」。
      建制更應齊心做好工作
      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表示,黃台仰自認是刻意現在公佈消息,可見其目的就是和外國勢力及香港反對派同謀阻撓修訂《逃犯條例》,故建制派更應該齊心合力,做好有關修例的工作。
      經民聯副主席、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批評,黃台仰選擇在立法會就修訂一事鬧得熱哄哄之際高調現身,肯定是政治操作,是配合外國勢力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攻擊。
      經民聯主席盧偉國指出,黃台仰及李東昇明顯是不想承擔法律後果才棄保潛逃,與修例毫無關係,但現在將兩事混為一談,如非有政治目的,再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新社聯理事長陳勇批評,黃台仰刻意將自己獲「庇護」一事與修例混為一談,完全是在配合外國勢力唱衰修例,居心叵測。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顏寶鈴指出,黃台仰刻意將兩件事混為一談,更承認自己是要「喚醒」外界對修例的關注,很明顯是配合外國勢力抹黑修例。
      與修例混為一談圖惑眾
      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也表示,黃台仰涉嫌破壞香港社會治安秩序,其後棄保潛逃到外國,與修訂《逃犯條例》一事根本風馬牛不相及。在法律上,倘黃台仰回港自首,都會由香港法院審理,就算法院將他定罪也只會在香港服刑,根本不存在他所聲稱被「拉回內地」審訊的情況。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何俊賢強調,黃台仰現在蒲頭,其政治目的相當明顯,就是與外部勢力互相配合,阻撓立法會審議工作,更妖言惑眾、抹黑中國。


上题 : 中方鄭重要求德停止干涉港事

下题 : 特首:中央挺修例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