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青衣長安邨安濤樓一度有兩名患者居住。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抗擊新冠肺炎】確診難入院 疫彈隨時爆


[2020-03-31] - 2005人點閱
香港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持續高企,公立醫院瀕臨「爆煲」,截至昨日下午3時仍有12名確診者在社區裡等待院方安排床位。

據了解,曾有患者在家居足足等4天才獲安排入院,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走訪多幢曾有確診者滯留在家的大廈,部分更是公共屋邨,居住環境擠迫,渠管殘舊,有與患者同座的住戶表示,出入總是小心翼翼,不敢觸碰公共設施,但最擔心病毒無聲無色經糞渠播毒。青衣長安邨更一度有兩名患者逗留,服務該區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表示,居民人心惶惶,擔心社區的「計時炸彈」隨時爆發。

香港的確診個案持續徘徊在每日30宗至60宗的水平,公立醫院的隔離病房不敷應用,未能即時安排入院的確診者只好逗留在住所或酒店等入院。

香港文匯報翻查資料發現,一度有確診者逗留等入院的「疫廈」不少是位於舊區、公共屋邨,也有不少是酒店及豪宅。

青衣公屋一座兩患者

其中,一名住在灣仔軒尼詩道310號至312號一單位的患者,一等就4天。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到該大廈巡察,發現大廈電梯大堂設有一個收集棄置口罩的垃圾桶,但垃圾桶蓋不是經常關閉。

有住客表示,未見到有政府部門到該廈消毒,為求自保他只好經常洗手,「梗係擔心啦,但又無能力搬走,惟有自己小心啲。」

在青衣長安邨安濤樓,更一度有兩名患者逗留。香港文匯報記者到現場發現,大廈沒有特別提高防疫措施。同幢大廈住戶梁女士表示,略聞有兩名確診者在該大廈等入院,但由於政府未有公佈患者詳細地址,「都唔知邊個單位有(患者),避都無得避,政府應該向居民講清楚,如果唔係同坐向,我就無咁驚啦。」

她批評,早前隔籬邨長康邨出現幾宗確診個案,有一併公佈患者所住的單位,但如今到長安邨時就沒有,令居民在缺乏足夠資訊下,感到徬徨和無所適從,「居民都不知點樣採取防疫措施保護自己。」

室內U型管兩家共用

至於大廈的渠管設計方面,梁女士指渠管全部設在室內,雖有「U」型管隔氣,但屬兩家共用。以其居住的單位為例,隔離單位的污水會先經過自己單位的渠管才流入主渠管,她認為這樣的設計存在一定隱患,有機會出現兩戶人交叉感染的情況。但另一名住戶吳先生則表示,不太擔心大廈的衛生問題,「我和家人會加強防範功夫,包括外出時一定會戴口罩,以及經常洗手。」

服務該區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訪問時表示,有居民昨日前往民建聯的辦事處查詢涉事的單位是哪一間,「居民都表示擔憂,並認為確診新冠肺炎患者仍留在家中存在危險,首先是患者未能及時獲治療影響健康,其次是對家人也有威脅,再者是附近的居民都受影響,唔知(患者)會唔會喺隔籬左右。」

陳恒鑌倡建臨醫中心

他歸咎醫院床位緊張,與早前暴徒破壞檢疫設施有關,如今全港要承受惡果。他建議政府仿效內地「火神山」興建臨時醫療中心、以增加隔離措施,共同抗疫。

有關注團體及病人組織均表明這種情況絕不理想,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如果患者居住的地方寬敞,可以獨自在房間內隔離,不與他人接觸,情況尚可接受,但若患者居於擠迫的環境如劏房,或與家人同住,病毒傳播的機會將會大增。

他建議,如果隔離病房不足而令患者未能即時送院,應將他們移到一個中轉的地方等待,讓他與社區及家人隔離,當病房準備好,立即安排病人入院,此舉雖然要花較多時間,但為避免出現社區傳播的風險,是值得去做。


上题 : K場雀館夜店停業 美容院按摩院會址頭上懸劍

下题 : 【抗擊新冠肺炎】無頭個案頻現 社區臨大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