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破產管理署昨日公布,上月提交破產呈請書數目達2,079宗,按月狂升345倍,是「沙士」2003年5月(即17年)以來最高。 資料圖片

暴疫夾擊 破產呈請17年新高


[2020-06-19] - 987人點閱
黑暴及攬炒派一直借機搞「和你乜」,干擾商戶、食肆、店舖、酒店做生意,並計劃鼓動「罷工罷課」亂港,使百業奄奄一息,破產管理署昨公布的強制公司清盤案及破產案統計數字,上月提交破產呈請書數目達2,079宗,按月狂升345倍,是「沙士」2003年5月即17年以來最高。

學者和破產管理受託人均指出,黑暴遺禍剛開始浮現,相信破產宗數「高處未算高」,明年全年有機會達2萬宗,直逼2003年「沙士」時近2.5萬宗的高位。

破產更會衍生「骨牌效應」,出現僱主破產、公司倒閉、員工失業,打工仔無力供樓,恐觸發樓市動盪。

破產管理署公布,上月提交破產呈請書數目達到2,079宗,較4月激增345倍,按年增長1.98倍之餘,亦是2003年5月2,311宗以來最多。

而今年1月至5月,提交破產呈請書總數達3,611宗,較去年同期3,207宗上升12.6%。此外,破產管理署在5月發出接管/破產令數目為462宗、清盤令16宗;而強制清盤提交呈請書數目則為68宗,為2009年7月以來最多。

旅遊業重災區 靠抗疫金「吊命」破產管理署解釋,上月個案激增其中一個原因是司法機構在3月及4月實施特別上班安排,法院指定的緊急和必要的事務外,高等法院登記處一般保持關閉,所有在法院進行的聆訊亦一般被延期。

有關安排導致該期間提交的破產呈請書數目,以及頒布的破產令和清盤令數目有所波動。

翻查署方資料,今年2月和4月提交破產呈請書數目罕有地僅為個位數。

旅遊業是受暴疫影響最深的行業之一,旅行社「港通旅遊」負責人黃先生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公司去年底至今完全「零生意」,每月人工、租金等基本開支需5萬元,而由黑暴亂港至今他已虧蝕逾50萬元,全靠積蓄「頂住」。

他坦言,本來3月已有意結業,幸得防疫抗疫基金資助「吊住命」,第一輪旅行社獲8萬元、第二輪獲2萬元,才「喘到口氣」,但他指出若未來3個月仍未能開放關口,料難逃結業厄運。

黃先生又透露,不少同行在2月至4月都倒閉、破產,主因是顧客要求全數退款引致周轉不靈:「我哋旅行社其實係代理角色,我哋都要向航空公司、酒店、旅遊巴公司落訂金,佢哋一拖數,我哋就玩完。」

破產管理受託人黃嘉錫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由提出破產呈請到法庭頒布破產令一般需時半年,加上法庭早前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暫t停運作,部分上月頒布的破產令可能早在去年中、即黑暴爆發初期提出申請,數字未能反映整個黑暴及疫情對香港經濟所造成的嚴重打擊。

年底掀破產潮 明年達最高峰

黃嘉錫預料,黑暴及疫情所引發的破產潮可能在今年底正式爆發,估計未來12個月的破產宗數有可能急升至2萬至3萬宗,遠較正常情況下每年約1萬宗為多,「有些人在財政問題出現初期可能會以債冚債應對,破產因而一般要在問題出現後一段日子才發生,但在疫情下他們可能面對減薪,甚至裁員,情況會惡化得更快。」

中文大學商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亦預計,破產宗數將會持續增加,「在市道比較正常的時候也有七千、八千宗(破產),現在環球出現問題,所以我認為萬多宗也相當可能。」由於數據滯後,加上疫情持續,他預計明年才是破產高峰期,宗數有機會達2萬宗,與2003年沙士時全年近2.5萬宗破產只差5,000宗,而破產將造成連鎖反應,打工仔可能因為僱主破產、公司倒閉而生計不保,繼而無力供樓,觸發樓市波動。


上题 : 栗戰書:完善「一國兩制」 常委會:加快立法

下题 : 京開人大常委會 審議港區國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