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勇。 資料圖片

中央行使管轄權 無涉港司法獨立


[2020-06-24] - 6597人點閱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國務院港澳辦、中聯辦官員前日在中聯辦舉辦了12場座談會,聽取香港社會各界共120名代表人士對涉港國安法立法的意見,有傳媒昨日刊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勇在座談會上的發言文稿。

針對不少人關注草案中明確表示中央在特定情形下直接管轄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問題,張勇表示,司法獨立與管轄權沒有必然聯繫,香港法院的管轄權和審判權從來都是有限制的,但不影響香港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案件的權力。

至於由行政長官指定若干法官專門審理相關案件的做法,不僅絲毫不影響司法獨立,反而能夠更好地保障法官履行職責和司法公正,也充分體現了對特區現行司法制度的尊重。

根據《明報》昨日刊出張勇在座談會上的發言文稿。針對坊間關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司法獨立的問題,張勇逐點解釋:法院管轄權從來受限 不影響獨立審判權很多人關注中央在特定情形下直接管轄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問題,有人贊成支持,也有人說這會損害香港法院的司法獨立。

我想從以下幾個方面談談這個問題:

一,司法獨立與管轄權沒有必然的聯繫。司法獨立是指法官在審理案件時不受任何干涉,獨立行使審判權,而不是指法院的管轄權和審判權。......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內的地方法院,香港法院的管轄權和審判權從來都是有限制的,1997年前如此,1997年後依然如此,但是,這些限制並不影響香港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案件的權力。

二,維護國家安全是中央事權,不是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事務。......港區國安法草案規定,在一般情况下,在香港發生的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案件,由香港特區執法機關和司法機關依據本法和香港當地法律及程序處理。這已經是最大限度地體現了「一國兩制」下的特殊安排,體現了中央對特區的信任和對兩種法律體系的尊重,也體現了香港特區在香港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和義務。

三,作為一個地方行政區域,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能力和手段是有限的,特別是在涉及到外國或境外勢力介入以及國防軍事等複雜因素時,香港更是力所不及。有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香港特區是無權管、管不了的,是只有中央政府才有權力、有能力管的。......在一些情形下,地方政府自身的安全也需要中央政府加以保護。......中央保留着維護國家安全案件必要的、最後的管轄權,可以防止出現因香港特區不履行或者無法履行職責而導致國家安全受損甚至失控等嚴重後果。

進一步講,在港區國安法通過之後,如果香港特區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能夠有效地擔負起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確保國家安全在香港安然無虞,中央政府沒有必要行使管轄權;

反之,如果香港特區各個政權機關沒有擔負起或者擔負不起這個責任,導致國家安全危機四伏,中央政府必須擔負起這個職責。

四,中央保留在特定情形下的管轄權,是為了避免出現香港特區政府無法控制的最極端情况。

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香港特區內發生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屆時中央政府可以發布命令,將任何有關的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直接實施。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最極端情况,中央政府也有必要保留最後的管轄權。

行政長官指定一批法官審涉國安案更能保障司法公正對於行政長官指定專門法官審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問題,社會各界也存在一些不同意見。

對此,也談幾點看法:

一,行政長官代表香港特區對中央政府負責,包括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行政長官是第一責任人。

二,根據基本法的有關規定,香港法官根據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這一任命權是實質性的。事實上,在大多數國家,法官任命都是一個政治過程,與司法獨立沒有關係。

三,考慮到香港特區的實際情况,沒有採取「一刀切」的方式,完全禁止有外國居留權的香港法官審理危害國家安全案件,而是由行政長官指定一批適合審理此類案件的法官。

至於某一個具體案件由哪一名法官審理,仍然按照現行的司法規則辦理。

這樣的安排,既可以避免有關法官在審理有關案件時可能陷入雙重效忠之境地,又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現任法官的作用,不僅絲毫不影響司法獨立,反而能夠更好地保障法官履行職責和司法公正,也充分體現了對特區現行司法制度的尊重。


上题 : 黑暴暫伏疫情緩 端午市道小陽春

下题 : 指定法官專審國安案 特首:無損司法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