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歐盟離心抗疫 戳破團結泡影


[2020-07-30] - 391人點閱
意大利在半年前的1月31日,錄得首兩宗新冠個案,其疫情在2月大幅惡化,成為歐洲首個重災區,疫情其後蔓延至整個歐洲,至今尚未平息。

回顧歐洲早期抗疫工作,可窺見歐盟內部千瘡百孔,無法團結應對重大危機,例如意大利爆發疫情後曾向歐盟求助,成員國卻袖手旁觀,甚至只顧爭相搶購醫療物資,各國亦對自身醫療和科學體系過度自滿,導致欠缺準備,最終遭病毒「逐個擊破」。

《衛報》早前與英國新聞調查局合作,整理數十名歐盟官員和專家的訪問及記錄,了解疫情在歐洲擴散的經過。

早期開會缺席 懶理疾控建議

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ECDC)於2005年設立,就抗疫提供科學意見,ECDC今年1月9日就新冠疫情發布首個威脅評估報告,由各成員國衞生部門代表組成的歐盟衞生安全委員會,1月17日舉行會議討論應對方針,但當時27個成員國中,僅12個國家列席,意大利代表也因沒查閱電郵而缺席會議。

會議主要討論機場抗疫方式,計劃發布邊境防疫指引,當時專家指出只抽驗呈現病徵的入境旅客或量度其體溫,無法有效阻遏新冠病毒傳播,建議把措施擴大至針對所有從武漢抵達歐洲班機的旅客。

然而與會者最終未能達成共識,此時已反映委員會抗疫時面臨重重障礙。

ECDC後來建議成員國加強醫院,尤其深切治療部的收容能力,但各國政府亦不以為然。

防疫失良機 拒援意大利

意大利1月底錄得首兩宗新冠感染個案後,即時停止來往中國的航班,並尋求歐盟成員國衞生官員召開會議,收緊入境管制,但會議最終拖延整整3周,才於2月13日召開,其間已出現大量感染個案,產生多個傳播鏈,當日主持會議的克羅地亞衞生部長卻形容,應對新冠病毒威脅的反應「迅速和有效」。

會議結束後不足半個月,疫情便開始在意大利大規模爆發,歐洲其他地區亦陸續出現病例。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直至3月初終明白事態嚴重,成立抗疫工作小組,涵蓋衞生、經濟及邊境管制等範疇。不過歐盟實際的抗疫功能不大,對抗傳染病的重任仍落在各成員國政府,各國在危機下卻只顧自保,例如法國總統馬克龍3月3日宣布徵收全國口罩存貨,由政府分配,德國政府翌日亦禁止出口個人防護裝備。

這引致自產口罩能力欠佳的意大利和瑞士等國,醫療物資更見緊張,有知情人士形容,運抵德國和法國的防護裝備根本就是「偷來的」。

封關開閘從不一致

為免歐盟因抗疫而陷入嚴重內部分歧,成員國衞生部長在3月6日召開第二場會議,強調歐盟團結的重要性。

然而各國絲毫沒有理會同心抗疫的呼籲,更繼續各自為政,丹麥、波蘭等3月先後宣布「封關」,德國也在3月中單方面關閉接壤法國、瑞士、奧地利等5國陸路邊境,使歐盟內部的裂痕擴大,亦違反歐盟容許人員和貨物自由流動的精神。

歐盟成員國對「封關」等抗疫措施也沒有一致意見,導致各國邊境管制措施不同,即使歐盟因應疫情緩和,建議成員國恢復容許歐盟內部人員自由流動,但丹麥等部分國家一度拒絕,其中丹麥直至6月底,才向歐盟大部分成員國「開閘」。

恨錯難返 向意致歉

意大利衞生部長高級顧問里卡爾迪透露,意大利曾急切需要個人防護裝備,但難以在市面找到,認為經歷新冠一役後,歐盟應統一採購防疫裝備,而ECDC應成為抗疫時期的決策者,而非單單提供意見,「成員國需明白到,我們要為新常態作好準備,這只是一連串事件的開端。」馮德萊恩承認,歐洲在疫情初期「令意大利失望」,未有在意大利急需援手時,及時提供援助,她代表整個歐洲向意大利道歉。


上题 : 單日確診暴增463人 東京或頒緊急狀態

下题 : 擬邀日抗華 「五眼」謀變「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