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勞越洲(左)與劉頴匡(右)日前在沙田擺聯合街站

【偵查報道】疑公帑出版宣暴 涉犯公職失當罪


[2020-04-19] - 5215人點閱
去年黑暴肆虐全港,雖因近期新冠肺炎疫情而稍微沉寂,但隨着疫情逐漸受控,煽暴派開始在社區及網上發動文宣,企圖在「限聚令」過後發動新一輪暴力衝擊活動。

香港文匯報記者發現,泛暴派沙田區議員勞越洲夥同「獨人」日前藉開街站進行選民登記之機,在派發的所謂「地區工作」刊物中,居然夾雜大篇幅的圖片和文字宣揚黑暴,將一系列赤裸裸的違法破壞和衝擊活動美化成所謂「抗暴之戰」。

法律界人士指出,如果有區議員或公職人員,在街站或任何公開場合派發涉嫌煽動暴力或鼓吹犯罪的宣傳品,則有可能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本月16日下午,有網民向香港文匯報爆料,指與「獨派」來往甚密的沙田區議員勞越洲在沙田近愉翠商場的街頭擺放「選民登記」街站,當天到街站協助的包括曾在去年修例風波期間多次發起涉暴遊行的「獨人」劉頴匡。

記者現場所見,在擺街站期間,勞、劉大肆抹黑政府的抗疫措施,煽動支持者盡快登記作選民。

此外,勞、劉二人更積極向途人展示和派發一本名為「沙燕」的地區工作刊物及數張明信片,但現場所見,途人似乎都不太受落,刊物到晚上7時收站之時仍剩下不少。

抹黑國慶 美化暴衝

有沙田街坊向香港文匯報記者展示該本煽暴刊物,只見這份32頁的刊物,除簡單介紹沙田區的情況外,用十多個版面刊登圖片和文字講述去年在沙田發生的所謂「抗爭」活動,當中包括去年8月5日、10月1日的沙燕橋的暴力衝擊和快閃破壞大圍、車公廟港鐵站等暴力事件都被修輯美化,將去年8月25日黑魔在新城市被縱暴者「英雄式」歡迎大肆報道。

文中更將「十一」國慶節抹黑成「國殤日」,而就算根本不涉及政治的社區抗疫問題,也被該文宣稱之為「康復香港 時代抗疫」。

「佢哋係今年1月份先至上任(區議員),舊年嗰啲事關呇a區工作乜事呀?呢份(刊物)邊度係講地區工作呀?佢哋直情係用公帑來宣揚黑暴。」沙田街坊向記者講述該刊內容時,氣憤地痛斥煽暴區議員。他並說,勞越洲的議員辦事處近門位置也擺放着大疊的「沙燕」,供市民免費索取,而辦事處內亦高掛着宣揚「港獨」的橫額,煽暴煽「獨」意向十分明顯。

「特別鳴謝」四區議員在該刊封底有一行「特別鳴謝」字句,指該刊由陳運通、廖柏康、楊思健、勞越洲四名沙田區議員贊助。有沙田街坊認為,這些區議員使用公帑贊助該煽暴文宣。記者曾經就向勞越洲查詢,勞在收到記者來電時,反應非常激烈,聲稱贊助該刊的費用是自費。記者欲問他更詳細資料,勞則用囂張語氣不斷以「關你乜事、關你乜事」來回應。

香港文匯報記者翻查資料發現,勞越洲在當選區議員前曾長期擔任「獨人」區議員陳國強的助理,與「獨派」關係密切。他曾於2015年在沙田參選區議會,但慘敗收場。

2018年,勞越洲參與了戴耀廷的「風雲計劃」培訓班。資料顯示,勞在過去多次抹黑政府和警方;本月初,他曾多次在區內掛上仇警和抹黑警方的「連儂橫額」,挑釁意圖十分明顯。勞亦曾就事件在社交專頁上散播侮辱、仇視警察等言論。

派煽暴品或犯煽動罪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創會會長陳曼琪律師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按照法例,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派發涉嫌煽動暴力或鼓吹犯罪的宣傳品,已有機會觸犯香港法例第二百章《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罪」或涉嫌觸犯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如果有區議員或公職人員,在街站或任何公開場合派發涉嫌煽動暴力或鼓吹犯罪的宣傳品,則有可能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至於與勞越洲一起在街站煽暴的劉頴匡,在去年修例風波期間,多次以「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的身份組織多場煽暴集會和遊行。

在去年7月28日,劉頴匡組織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最後在中上環街道上演一場大規模的黑暴衝擊事件。早前,劉穎匡也因涉及去年7月1日「進入或逗留立法會會議廳範圍罪」而被起訴。

劉頴匡曾任校園「港獨」組織「中大本土學社」創辦人,2018年3月,他欲參選立法會新東補選,但被選舉主任取消其參選資格。


上题 : 狂徒土彈恐嚇一哥

下题 : 警拘泛暴15梟 包括黎智英、李柱銘、何俊仁及李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