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本港兩大超市獲政府抗疫基金資助後按要求須回饋市民,但記者昨日巡察發現兩大超市多項貨品的整體售價普遍呈V形反彈,即一度減價,其後又疑上升。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保就業嘥彈藥 超市疫境自肥


[2020-12-14] - 622人點閱
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多個行業大受打擊,特區政府擬推出第四輪防疫抗疫基金,最快本月底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社會各界都希望今輪能更精準支援受疫情打擊的行業及基層。香港文匯報記者梳理過去三輪措施發現不少效果遜預期,甚至是「嘥彈藥」。

其中上一輪基金下的保就業計劃要求兩大超市獲資助後回饋市民,但記者昨日巡察發現兩大超市多項貨品的整體售價普遍呈V形反彈,即一度減價,其後又疑上升;其次,惠康承諾部分產品「凍價」,惟記者發現其他訂價較低的超市以此為標準價,雙雙將產品調升至「凍價」水平,使市民無得揀一律捱貴貨。

【嘥彈藥1】「玩」V形反彈 「零」回饋市民根據惠康超市的「凍價」政策,金象牌5公斤頂上茉莉香米鎖定售價為75元或以下,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巡察發現,惠康有履行承諾將售價定為73.9元,唯其多間對手超市卻將該款香米的售價調升至75元。

此外,獅球嘜花生油3支裝鎖定價為88元,記者發現多間超市亦同時定價88元。「凍價」變各間標準價「超市價格關注組」召集人兼民建聯副秘書長顏汶羽指出,「凍價」變成各間超市的標準價,有「合謀定價」之嫌,他以本報「格價」的該款金象牌香米為例指出,自惠康「凍價」後,關注組發現其他原本訂價較低的超市,也一致調升至75元。

「最慘係金象牌的競爭對手金鳳也加價,令市民被迫一定要捱貴米。」也有一些超市刻意對某些貨品加價,並在一星期後減價,造成優惠的假象,他坦言:「超市唔加價邊有得減價?」此外,關注組也發現上輪保就業計劃推出前後,超市貨品售價呈V形反彈,反映超市即使在不受疫情影響生意的情況及得到政府資助下,對市民的回饋微乎其微,甚至是零。

香港文匯報記者根據關注組於9月統計到的超市貨品平均售價,與昨日的定價比較,發現貨品售價普遍不跌反升,以金鳳5公斤泰國頂級香米為例,9月的平均售價介乎94.9至95.6元,但昨日卻加價至95元至97.9元;潔霸超濃縮洗衣粉2.5公斤,也由9月的45.1至45.4元,升至一致定價為46.9元。

「抽獎」僅極少數受惠顏汶羽認為,政府要求超市回饋市民,但回饋方案卻未能真正惠及市民,他以百佳的抽獎為例,百佳共派發20萬份獎品,包括超市現金券,但本港單單貧窮人口已經有140萬,派發禮品的數目僅佔貧窮人口的七分之一,以全港700萬人口計算,則只有三十五分之一的極少數市民受惠。

他指出,超市在疫情下生意上升,政府容許他們申請資助等同「倒錢落海」,「政府一度表示財政資源緊絀,因此更應集中資源幫助受影響行業。」他建議,第四輪防疫抗疫基金推出時,應先對準有需要行業,對超市這類不太受疫情影響的行業,即使准許他們申請,也應該加入更多條件以免超市取巧,例如要求申請資助的超市全場七折優惠,讓所有市民得益。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曾向惠康超級市場查詢貨品定價政策,惟截稿前未獲回覆。

【嘥彈藥2】老闆袋袋平安 員工放無薪假工聯會九龍東總幹事兼勞工顧問委員會勞方代表鄧家彪表示,政府三輪防疫抗疫基金側重保企業,並一廂情願地相信僱主會將所有資助,全數惠及僱員,但事與願違,不少僱主領取資助後,要求員工停薪留職,變相令員工無糧出,那麼有關資助便由僱主袋袋平安。

鄧家彪舉例,有僱主在收到資助後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減薪或減工時,令員工無法得到「保就業計劃」下最多9,000元的薪金津貼,「無法理解為何政府能夠容許僱主要求僱員放無薪假。」

他指出,錢到僱主手後,他們怎樣運用不得而知,「聽過有公司攞嚟當股息發畀股東及老闆。」他建議,政府訂立僱主使用薪金津貼的準則,避免僱主從資助中自肥。

他又指,政府審理僱主的資助申請時較「手鬆」,但對僱員則諸多規管,直言「根本就信僱主唔信員工,當員工係賊!例如要求僱員提供工作證明、強積金戶口等。」

倡津貼直發僱員不經僱主

他透露,一些旅遊巴、學童巴士司機為得到工作證明,被僱主要求瓜分相關資助,否則拒絕簽署工作證明,「好多打工仔無得揀,唯有將部分資助上繳畀僱主,令僱主又賺多一筆。」

他建議,政府效仿澳門做法,利用僱員的稅單、工作證等文件證明身份,毋須僱主提供僱員證明,並直接向僱員發放現金津貼,而不是經僱主發放資助。

「好似受到重擊的民航業為例,民航業從業員都有禁區證,員工申請資助時提供禁區證已能夠證明身份,確保公帑用喺僱員身上。」

【嘥彈藥3】逾一年無團出 從業員「食穀種」工聯會副理事長梁芳遠表示,政府過去三輪防疫抗疫基金對基層從業員設立諸多申請門檻,使人望而卻步。以最受疫情打擊的旅遊業為例,情況最顯著。

首先,基金資助並不包括「本地遊導遊」及「出境導遊」,「這些旅行團都是旅行社老闆搞的,點解旅行社又可以攞到錢,本地團及出境團的從業員就唔得?」

她認為,政府對僱員及旅行社的申請人有雙重標準。

她又指,一些小型旅行社收到的資助金額遠比旅行社過去兩三年的生意還要多,「不少旅行社與行家夾錢合租辦公室,能夠慳一筆。一間辦公室可以容納最多八家小型旅行社運作,現在租金又低,2,000元便能夠租到一間辦公室,佢哋叫晒員工停薪留職,唔使出糧、辦公室又平租,攞到嘅資助慢慢搣。」

妻考保安牌 夫兼清潔工

從事導遊近10年的May,去年受修例風波影響,去年下半年的入境、出境旅行團都被迫取消,令其收入大幅下滑,僅能夠依靠本地旅行團支撐生計,然後又受疫情影響,本地旅行團亦因為需要配合政府防疫措施而叫停。

她指,由於去年已經考獲保安牌照,但並不適應保安員的工作,開工兩星期已經熬出病來;

同樣從事導遊的丈夫亦已經轉行到廣華醫院當兼職清潔工。

她表示,政府的資助不足以維生,「現在慳得就慳,會等超市減價或有優惠券才去掃貨,以前點會咁計住計住?」

她停業期間曾到工聯會報讀甜點課程,希望能夠轉行到酒店或甜點店做兼職廚師,但一直沒有找到職位空缺;即使是普通文員的空缺也買少見少。對於政府即將推出第四輪防疫抗疫基金,她直言與其派錢給從業員,不如在提供津貼的同時,亦針對行業提供更多培訓課程,包括語言、保安等,讓從業員自我增值,才能夠維持本港導遊質素。


上题 : 深研加碼防輸入 跨境貨車或限行

下题 : 勾結外力案曝光 肥黎提堂禁保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