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

■ 去年6月12日多人在政總搬動鐵馬堵路。庾家駒因搬鐵馬而被改判監禁7個月。

青年圍政總囚七月


[2020-12-18] - 1055人點閱
攬炒黑暴去年6月12日包圍衝擊政府總部,33歲貴金屬貿易公司董事助理與其他人搬鐵馬堵路,早前承認非法集結罪,獲裁判官林子勤「輕手」判監兩周。律政司不滿判刑提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早前裁定律政司得直,改判被告監禁7個月。

上訴庭昨日頒下書面判詞,痛斥暴徒大規模衝擊政總是正面挑戰政府管治,批駁林子勤裁定被告的「路過論」是武斷,無視當日大規模非法集結,隨時升級引致人命傷亡、財物破壞等的局面。

上訴庭指出,林官漠視控罪要旨,判監兩周也只是象徵性阻嚇,是犯了原則性的錯誤。

該案覆核的申請人為律政司司長,答辯人為庾家駒。

庾家駒於2020年6月8日承認一項參與非法集結罪,被原審裁判官林子勤判處兩周即時監禁。

律政司不服判刑,曾向林官申請覆核判刑,但林官維持原判。

律政司其後向上訴庭申請覆核判刑,指林官低估本案罪行的嚴重性,沒有對懲罰和阻嚇性的判刑因素給予充分比重,也沒有正確地評估答辯人的刑責,判監兩周明顯過輕。

該上訴案由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原訟法庭法官潘敏琦處理,並於今年11月23日,裁定律政司的覆核理據成立,撤銷兩周即時監禁的刑期,改判庾家駒即時入獄7個月。

有一定程度預謀犯案

上訴庭在昨日頒布的書面判詞中指,在重新審視原審的證據後,認為林官接納庾家駒當時只是「因工作關係」而「路過」、沒有預謀的裁斷是武斷,因為庾聲稱自己受在場其他人的鼓動而搬鐵馬之說,從來沒有受到盤問的測試,純屬缺乏證供支持的空談,以圖淡化庾是刻意到達現場,有一定程度的預謀犯案。

上訴庭認為,庾家駒由龍和道進入添華道搬鐵馬時,必定已知悉夏慤道的情況已不止是群情洶湧,衝擊的暴力程度實因示威者已接近政府總部而升級,這些應該是原審裁判官林子勤判刑的事實基礎。

導致他人害怕示威者

同時,根據片段顯示,當警力明顯不勝應付龐大數目的示威者,警員因寡不敵眾而撤入政府總部內是唯一合理的推論。

夏慤道和龍和道示威者的目標是針對政府總部入口,利用人多勢眾擾亂秩序,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他們會破壞社會安寧,而不只是林官所裁定暴力行為只是「令警方執行職責(或驅散)較為不便」而已。

判詞指出,當時示威者擾攘的局面實屬沸沸騰騰、叫囂不絕,局勢如箭在弦,隨時有一觸即發、一發不可收拾的危機,而庾家駒的行為正是火上加油,也是吶喊助威、鼓動和強化其他示威者的暴力行徑,但林官沒有考慮到當時大規模非法集結,完全無視參與者的激昂情況隨時可以被進一步挑動,繼而引致其他人命傷亡、財物破壞等的局面,是犯了原則性的錯誤,亦是錯誤地強行把庾的自身行為從非法集結整體考慮切割出來。

暴力威脅不容忽視

判詞續指,林子勤認為庾家駒的角色不涉主動安排、帶領、號召、煽動或鼓吹他人參與使用暴力,所參與的集結人數不多,牽涉的處所或範圍不大,為時不長,搬動鐵馬的暴力程度不高,沒有導致任何執勤的警員受傷或財物損失,遂以三周監禁作為量刑起點,並給予三分之一的認罪扣減,最終判監兩周。

惟上訴庭強調,即使本案沒有財物破壞、沒有任何人受傷,整體暴力行為的威脅之嚴重性仍是不容忽視的。

上訴庭認為,判監兩個星期只是象徵性,懲罰性和阻嚇力度不足。而阻嚇性刑罰不只阻嚇被告人重犯,也有以儆效尤的作用。

就本案而言,判刑時懲罰和阻嚇的元素應佔最大比重,因此裁定律政司提出的三項理據均成立。

上訴庭考慮了本案所有相關的情況及「黃之鋒案」的8項因素,認為本案適當的量刑基準是12個月即時監禁,由於庾家駒認罪,可獲三分之一量刑扣減,再基於本次刑期覆核,庾家駒已服畢兩周刑期,再另酌情給予1個月扣減,判刑7個月。


上题 : 疫襲百業吊「鹽水」 這個聖誕「真太冷」

下题 : 55億援重創企 打工仔盼打救